<address id="db999"><nobr id="db999"><meter id="db99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db999">
<address id="db999"><dfn id="db999"><mark id="db999"></mark></dfn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db999"><nobr id="db999"><meter id="db999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途牛財報:成于旅游,囿于旅游金融

      韭菜財經 2021-08-27 12:02
      分享到:
      導讀

      近日,老牌在線旅游平臺途牛發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業績報告。

      “要旅游,找途牛!”這一膾炙人口的廣告語,曾給廣大驢友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。而途牛也正是憑借跟團游這一差異化優勢,在攜程、藝龍、去哪兒等在線旅游巨頭林立的行業格局下后來居上,甚至超越了窮游、馬蜂窩等一眾先發平臺,一度成為了在線旅游賽道的頭部玩家。

      然而,位居前列卻并未能讓其高枕無憂,途牛反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陷入了虧損的泥潭之中,甚至一度面臨退市。不過,近期發布的財報卻似乎給還未從虧損陰影走出的途牛,注入了一針強心劑。

      (配圖來自Canva可畫)

      增長的內在邏輯

      近日,老牌在線旅游平臺途牛發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業績報告。財報數據顯示,今年二季度途牛凈營收為1.61億元,同比增長了373.1%,環比增長了108%,其經營性現金流,實現了繼2020年第三季度以來的再次轉正。

      途牛第二季度的營收實現正增長,與其打包旅游業務的亮眼表現不無關系。財報顯示,途牛本季度各項業務都迎來了強勢復蘇,增長均超出預期。其中打包旅游收入為1.27億元,同比增長了907%,環比增長了179%;而其他業務收入為3445.9萬元,同比增長了60.57%,環比增長了7.69%。

      而途牛業績之所以能持續恢復,主要是基于“會員日”等營銷活動和暑期旅游需求旺盛等諸多利好。數據顯示,2021年4月16日,途牛會員日重啟一周年當日總銷售額為2000萬,突破上年“9·16”峰值,環比上月“3·16”增長近50%;而今年“6·16”會員日單日總銷售額再創新高達到了2200萬,其中度假產品GMV環比“4·16”增長近兩成。

      另外,伴隨著假期出游需求的提前釋放,途牛定制游也實現了快速增長。二季度五一小長假和暑假使國內旅游需求大幅增長,而用戶對出游品質的高要求,也使得精品小團、一單一團、定制團等預訂占比顯著提升。財報顯示,本季度定制游需求繼續上揚,GMV環比增長了200%。尤其是圍繞紅色旅游的定制游、精品團的需求上升明顯,環比上漲了116%。

      其實,途牛能向好發展最根本的原因,還在于其對旅游業務的持續深耕。與攜程、同程藝龍、飛豬等主做機票、酒店的OTA平臺不同,途牛自成立之初就一直專注于休閑旅游這一賽道。而憑借打包旅游的差異化優勢,途牛在發展前期就避開了與其他OTA平臺的正面競爭,從而迅速切入市場并獲得了較大的市場份額,成為了細分旅游市場的頭部玩家。

      正是因為其對旅游這一細分市場的精耕細作,途牛才能以優質的體驗贏得客戶的長期支持和信任。財報顯示,截至二季度末,途牛在國內的隨往直營地接社平均服務滿意度達97.98%,其中,6家隨往直營地接社保持了“0差評”的超高服務水準。

      囿于打包旅游

      雖然專注于打包旅游一度讓途牛成為了在線旅游行業的領頭羊,但隨著行業的發展,對打包旅游業務的嚴重依賴,也使途牛長期處于虧損狀態,其累計虧損甚至超過了75億元。雖然本季度途牛的虧損同比和環比都有明顯收窄,但業務過于單一對途牛造成的影響,卻依舊十分深遠。

      一方面,收入結構的單一,使途牛的抗風險能力嚴重不足。財報顯示,途牛打包旅游業務的營收大約占了其總營收的80%,是其最主要的收入來源,對于打包旅游這一單一業務的高度依賴,使途牛在面對疫情的沖擊時,很難將風險進行轉移。

      另一方面,打包旅游自身的特殊性,使途牛難以得到高額利潤。途牛旗下的旅游產品一般周期性較長、游客單價較高,所以復購率極低。另外,產品供應鏈變長后,中間涉及的酒店、景區、交通等供應商就會變多,途牛所能得到的利潤就變得極其有限。而且服務鏈變長后,途牛就很難保證每個環節的服務質量,因此只要有一個環節不盡人意,就會影響整個品牌的信任度,從而影響途牛的盈利能力。

      另外,重營銷輕業務的商業模式,也壓縮了途牛的利潤空間。打包旅游低復購率的產品特性,使途牛不得不為了獲取新用戶而在營銷上一擲千金。比如,啟動雙代言人模式、贊助衛視綜藝節目以及在搜索和導航等App上進行競價排名,這些動作無一不使其營銷費用居高不下,但燒錢營銷并沒有帶來途牛想要的結果,反而使其虧損進一步擴大。

      實際上,一直游走在退市邊緣的途牛,能在連續多年的巨額虧損下繼續生存,打包旅游的影響功不可沒。但時至今日,業務單一利潤稀薄、重金獲客不達效果,同樣讓打包旅游產品的弊病顯露無疑。

      仍在生死線掙扎

      近幾年隨著國內在線旅游市場的高速發展,打包旅游這把“雙刃劍”帶給途牛的不利影響更是越來越明顯了。不過,途牛需要面臨的挑戰遠遠不止業務單一這么簡單,其他方面的壓力同樣顯而易見。

      首先,途牛對單一業務的固守,使其轉型變得極其困難。為了維持自己在旅游領域的優勢,途牛自疫情后就一直在自救。不過由于途牛之前一直固守單一業務,對機票、酒店等高消費頻次的業務線布局不足,這就給了飛豬、美團等后起之秀以可乘之機,而等到途牛想要布局之時,卻已經因為后勁不足而追趕不上了。

      其次,國內在線旅游市場的激烈競爭,也給途牛造成了巨大壓力。攜程和同程藝龍已經在在線機票、酒店預訂領域深耕多年,并構建了自己獨有的護城河,而美團和飛豬也憑借強大的資本和流量,拿下了一定的市場份額,而僅靠打包旅游業務創收的途牛,要想在競爭激烈的機酒市場分一杯羹實屬不易。

      最后,不可抗力因素也對途牛的業績回暖造成了不小的影響。據悉,自2020年以來,途牛受不可抗力因素影響造成的退改情況較為多發,目前途牛已為客戶承擔了超1億元的直接損失和超8000萬元的間接損失,以及超1億元的墊付退現。而且,今年7月份以來國內洪水、臺風、新冠疫情等一系列問題,更使屢次虧損的途牛雪上加霜。

      目前來看,在線旅游的江湖已經呈現出攜程系、飛豬和美團三足鼎立的態勢,連年虧損的途牛顯然已經掉隊。雖然其二季度財報有所回暖,但在諸多外部條件的影響下,途牛來自業績方面的壓力仍然存在。因此從長遠來看,途牛能否觸底反彈還得看之后的業績表現。


      途牛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1.TMT觀察網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
      2.TMT觀察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TMT觀察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TMT觀察網或將追究責任;
      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TMT觀察網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
      小辣椒导航福利入口